第870章 事发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首长老公,太狂野!穿越之败家福晋重生之再造未来娱乐商尊浴血兵锋布衣大亨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超级基因猎场崛起美利坚

    李中易领着韩湘兰进入军营之后,按照往常的老习惯,信步朝最近的一座帐篷走去。

    军营之中严禁喧哗,尤其是夜间,营内稍微有点动静,都会被军法司的巡逻宪兵们抓去关小黑屋,再赏二十军棍。

    李中易走到帐篷门前,停了下来,门里传来低低的闲聊声,他竖起耳朵仔细一听,随即微微翘起嘴角。

    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实际上,一大堆男人聚到一块儿,谈论最多的也是女人。

    “嘿嘿,那个小娘子的身上可真是白呐,白花花的一片,晃得人眼晕……我就这么轻轻的一摸,唉呀呀,嫩的可以掐出水来……”

    “老何,那你一宿整了几次?”

    “我是谁?一晚上没睡觉,整得那小娘子鬼哭猫叫,一直求饶……”

    “真会吹牛,就凭你那小身板?”

    “要么下次咱们比划比划?”

    “哈哈……”帐篷内的笑声,异常沉闷和压抑,显然大家都很守规矩,知道军法无情的厉害。

    李中易笑了,一堆精壮无比的汉子们,整天被关在军营里,或训练,或值勤,大军的伙食又好,精力过剩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帐篷内的荤笑话热火朝天的持续进行中,李中易听着觉得有趣,不忍心打断部下们聊天吹牛,便没有进去。

    帐篷内笑闹的间隙,李中易忽然听见韩湘兰急促的呼吸声,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妥。帐篷内带颜色的话题,显然刺激到了同为女性的韩湘兰,她觉得异常刺耳,随即故意用粗重的呼吸声提醒自家的男人,她就在现场呢。

    李中易抓过韩湘兰的小手,温柔的拍了拍,示意她稍安勿躁,女人的小手冰凉冰凉的没有丝毫暖意,显然被冻得不轻。

    “冻坏了吧?你先回马车上去,里面烧着炭盆,还有暖手的铜壶。”末了,李中易吃吃一笑,故意逗韩湘兰,“等我回马车上,就想看白花花的,嫩得可以掐出水的……”

    韩湘兰羞得无地自容,粉颊迅速布满红云,热得发烫,帐篷内的男人们不是好东西,她身边的男人更是个天生的坏种。

    “爷,奴家这就去洗白白了,等着您哦……”韩湘兰福至心灵的神来之笔,令李中易乐得合不拢嘴,洗白白是他发明的专用词,没想到女人凑的趣儿,竟是如此的恰到好处。

    目送韩湘兰上了马车之后,李中易并没有惊扰帐篷内的良好讨论气氛,信步朝着帐篷群的深处走去。

    李中易绕着军营转了一大圈,军营的秩序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良好,没人敢到处闲逛,大家都安分守己的待在属于自己的帐篷中。

    晚饭后到熄灯号吹响之前,这是将士们忙碌一天之后,仅有的一点空闲时间。

    大大小小的帐篷内,吹牛聊天的,读书习字的,出神发呆的,补睡回笼觉的,李中易都有发现。

    李中易正站在一座帐篷门前,忽然听见急促脚步声,他扭头一看,却是这座军营的军政主将到了。

    第二军都指挥使刘贺扬以及镇抚使杨怀中,并肩快步赶到李中易身前,刘贺扬一边行礼,一边小声说:“乡帅,参议司的那帮小子们霸占了中军帐,您的马车被请进了老杨的帐内。嘿嘿,他那里炭盆烧得多,暖和的狠呐。”

    李中易听了刘贺扬的描述,满意的点了点头,老刘不愧是土生土长的开封居民,生活方面的常识懂得多,心思也比廖山河那个粗汉子,不知道细腻多少倍。

    上次,李中易也是领着韩湘兰去了廖山河的军营之中,廖山河压根就没想起过,在这冰天雪地的光景下,要照顾照顾大帅身边的女人。

    结果,韩湘兰被冻得够呛,李中易回家后,搂着女人泡进热气腾腾的浴桶内,足足帮她搓了一刻钟的身子,这才缓过劲来。

    这一遭和上次的情况又大有不同,韩湘兰的肚子里毕竟揣着他李中易的种,冻坏了身子,绝对会对子嗣不利。

    帐外的动静不大,帐篷内的讨论丝毫也没受到影响,李中易有心多听一会,便摆手示意刘贺扬和杨怀中不要开腔,让里边不知情的将士们把意思表达清楚。

    “你们知道么,相帅已经发了话,资历军功足够的人,在年前会被赏赐一至两名高丽美婢。”

    “这个我倒真不知道呢,不过,我听码头上的开封商人说起过,如今的开封,一名高丽普通婢女,至少值一千贯钱。如果长得漂亮的,至少翻倍。”

    “相帅严厉禁止买卖本国女子,不过,高丽婢除外,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想拿出积蓄,买几名高丽婢,托人帮我送回家去。嘿嘿,转手卖出去,就是几千贯钱啊。”

    李中易听到这里,不由微微一笑,昏暗的灯笼光中,他也看不清楚刘贺扬和杨怀中的神态,不过,必是可想而知的尴尬。

    客观的说,李中易不是圣母表,在征服了异族之后,只要不强抢良家女子,并且是手续齐全的合法人口买卖,都在允许的范围之内,都会受到军规的保护。

    当然了,这种买卖女子的行为,只能是高丽女、党项女或是契丹女子。

    在没有掌握天下大权之前,别的地方李中易管不着,也懒得管。不过,李家军中绝对禁止买卖汉族女子,违者必受严厉的惩处。

    刘贺扬追随李中易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自然很清楚李中易对于异族人士的看法和心态。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可是公开挂在讲武堂内的格言,李中易麾下的官兵们,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有什么样的将领,就很容易带出什么样的兵!

    刘贺扬出身于开封,那里商业气氛非常浓厚,老刘也就十分擅长计算成本。受了主将的熏陶,第二军的将士们很多都具有一定的商业头脑,生意经的算盘珠子拨得震天响,也就不足为奇了。

    也正因为刘贺扬极富商业天赋,在异常轻视商人的将领之下,他难免讨不着好。

    可是,李中易却是个天生的怪胎,他不仅不歧视商人,反而以身作则的带头经商,早在几年前,他便已是大周首屈一指的豪商。

    李中易看不清楚刘贺扬的脸色,刘贺扬却注意到了李中易频频看他的动作,他担心李大帅误会他纵容部下搞走私,赶忙凑上去,小声解释说:“辎重司最近公开挂牌放了一批高丽婢出来,弟兄们手头大多有些闲钱,大家趁着空闲的时候购买了高丽婢之后,仍旧给钱委托后勤司把她们送去开封的家中……”

    “嗯。”李中易点点头,公开拍卖高丽婢的公文,还是他亲笔签押批准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为了惩罚负隅顽抗的高丽人,同时也为了减轻高丽驻军的财政压力,李中易曾经下令,将一些罪大恶极的高丽权贵之家,抄得一干二净,这其中就包括他们的家眷以及婢女。

    这些高丽罪人的家产自然是充公,至于家眷和婢女,则在经过一时间的严格管教之后,交由辎重司公开发卖,拍卖所得的银钱用于充实大军的经费。

    既然是合法的买卖高丽婢,李中易自然没有任何的意见,他含笑摆了摆手,示意刘贺扬勿须鸹噪,听里边的兄弟们接着往下说。

    “我可听说了,讲武堂又要招人了……”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咱们的谢副队正过几天就要去报道了……”

    “谢副队正进了讲武堂,你这个什长,是不是该检校副队正了?”

    “哪有这么容易呢?本队一共六名副队正,僧多粥少的情况,上边肯定要出题考核的。”

    “整个大周的禁军之中,唯独咱们大帅麾下的晋升考核最是公正公平,不管你出身如何,只要达到了标准,便可获得提拔。”

    “可不是么,我的连襟就在虎翼军中,他们那里就没有考核的说法,升不升官全凭上司的一句话。”

    “咱们军中的考核,可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说了算的,除了本军的长官、镇抚,另外还有军法司和参议司的人参与其中,按照规矩,还要上查祖宗三代的履历……”

    李中易微微翘嘴角,可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说了算的,这句话恰好说中了他的心思。

    在军队中的下克上,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由于落后的人事提拔体制造成的恶果。

    远的且不去说它,单说晚唐时期的安史之乱,安禄山就是利用节度使的巨大权势,让部下们只知道感恩于他,而眼里完全没有朝廷。

    李中易于建军之初,为了彻底下克上的风险,早早的就刻意制定了严格的人事提拔奖惩制度。

    在李家军中,若想提拔队正一级的军官,至少要经过如下几道关口,指挥使提名,镇抚初审,军法司会同参议司复核,进入讲武堂学习深造,毕业后由李中易本人签发命令,转任中军侍从官至少一年,再分发到别的部队里就任队正。

    程序上虽然有些复杂,但是,这种人事安排既避免了任人为亲的不良裙带风,又比较公平的提拔了有用之才。

    更重要的是,这些新提拔的军官,经过讲武堂的培训和洗脑,又被安置在李中易的身旁,经过长期的观察和熏陶之后,其向心力绝非同时代的任何一支部队可比。

    别看郭怀远在灵州,灵州军的军官提拔任用机制,也都是照此办理,绝无可能出现郭怀一手遮天的可怕场景。

    李中易听了一阵子壁角后,这才扭头问杨怀中:“那人知道已经事败了么?”

    杨怀中摇了摇头,小声叹道:“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实际上,破绽百出,马脚早就露光了。按照您的吩咐,咱们故意没有打草惊蛇。”

    “乡帅,末将也知道军法无情,不过,那人从蜀国开始就追随于您的左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望您……”刘贺扬毕竟是一军之主,他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老部下,从此坠入无尽的深渊。

    李中易没说话,一直冷冷的注视着刘贺扬,直到刘贺扬识趣的闭上嘴巴,他这才淡淡的说:“既然明知道军法无情,还要暗中伸出脏手,岂不更加可恨?”

    军法就是军法,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践踏,这一直是李中易的治军底线!

    “走吧,咱们去会会他。”李中易扔下这句话,就命杨怀中前头带路,一行人直奔第二军所属的甲营而去。

    在李家军中,任何一支部队的甲营,其实都是主力中的主力,精锐中的精锐。按照指挥序列的安排,如果都指挥使和副都指挥使战死之后,第一顺位接任指挥战斗的不是镇抚,而是甲营指挥使。

    和朝廷的一般禁军不同,羽林四卫所属的军和营,都是超大的编制,一军至少辖七到十营。

    这么一来,每军的甲营指挥使,就格外的突出于众营的行列之中。

    李中易刚接到军法司密报的时候,简直是惊怒交加,他做梦都没有料到,印象之中,那条憨厚忠诚的汉子,竟是刘青山和张子善一般的巨贪。

    凡是入过讲武堂的中高级将领,李中易或多或少有些印象,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第二军甲营的指挥使孙不难,从他组建河池乡军开始,就一直追随于左右。

    李中易的印象中,孙不难是个话不多,却非常踏实勇猛的军官。洺州之战,正是孙不难带领全营大弟兄们,拼死堵住了契丹人的归路,这才奠定了胜局。

    全营伤亡过半,却一战全歼契丹四万骑军的辉煌胜利,让李中易永远记住了孙不难的名字!

    谁又能够想象得到,如此勇猛忠诚的军官,却栽倒了高丽大户的美人计之下,摇身一变,成了协助高丽奸商大肆走私的硕鼠呢?

    “指挥,指挥,大事不好了,乡帅进了军营,正朝咱们这边来了。”

    孙不难手里捧着一本李中易亲手编篡的《作战实务》,正聚精会神的品味着其中的精髓,心腹都头杨标却突然闯了进来,慌慌张张的禀报了令人胆寒的坏消息。

    “慌什么?要沉得住气。”孙不难放下手里的书册,不悦的训斥杨标,“乡帅他老人家一向有微服巡视军营的习惯,我又是他老人家的老部下,既然他老人家来了此地,必会寻我叙旧。”

    “指挥,以前可能是如此,这一次恐怕大不相同,乡帅的身后不仅跟着大批的军法司宪兵,就连刘都指挥使和杨镇抚使,也都陪同在侧。”杨标的一席话,终于挑动了隐藏在孙不难心房最深处,那根极其敏感的神经。

    李中易以前来第二军巡视的时候,他喜欢听真话,不怎么乐意刘贺扬和杨怀中等人跟在身旁,身旁顶多也就是贴身侍卫而已。

    可是,这一次,李中易竟然史无前例的带着军法司的人来了,局势是可想而知的糟糕透顶。

    “怎么办?怎么办?”杨标心乱如麻,仿佛没头苍蝇一般,急得团团乱转。

    孙不难也慌了,李中易是什么人,他比一般清楚得多,单单是收受了高丽商人所送的七名美人儿,按照军法尚罪不至死。

    然而,孙不难尝到了高丽美人的甜滋味之后,竟然还收了两千亩良田。甚至。孙不难还胆大包天的协助高丽奸商,往大周或是南唐,走私高丽宝石、高丽参以及高丽婢。

    这可是必须掉脑袋的重罪了!

    “瞧你那副怂样,好汉做事好汉当,若真是怕了,当初又何必引我被高丽商人所骗?”孙不难的眼神异常凶狠的盯着杨标,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暗中勾结高丽商人,将他灌醉之后,骗上了有夫之高丽妇的床,哪来的如今闻风丧胆的恐惧?

    李家军中的军法森严,好处自然是大大的,但是,正因为军法异常之严格,甚至到了严苛的地步,有时候也会起反作用。

    类似孙不难这种喝醉之后,被脱得精光,扔到高丽妇人床上的桃色事件,简直就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他就算是有一万张嘴,也完全解释不清楚。

    孙不难至今都记得,他的那位高丽情妇丑陋的嘴脸,如果他协助网开一面,不仅有诸多美人儿相伴,更可以获得不菲的家财。

    如果,孙不难死活不肯松口,那么,大家就拼个鱼死网破。对方说得很清楚,单是逼j有夫之妇这一条,按照军法就是死罪。

    退一万步说,哪怕最终确认是通j,孙不难提着脑袋,好不容易拼杀出来到的功名,肯定也是保不住了。

    经过杨标的从中劝说,孙不难一念之差,最终还是“理智”的选择了堕落。

    “指挥,既然情况不妙,咱们不如……”杨标实在是堕落极深,他自己知道,一旦东窗事发,绝无活路,不如索性拼个鱼死网破。

    孙不难做梦都没有料到,杨标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竟然敢对乡帅生出杀机!

    “老子做错了事,自会亲自去向乡帅请罪。倒是你个狗东西,不仅贪花好财,居然敢动不臣之心,枉我看瞎了眼,看错了人。”孙不难厉声暴喝,“来人,拿下此贼。”

    杨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冲进屋子里的卫兵拿下,绑了个结结实实。

    孙不难十分诧异的望着绑人的卫兵们,不对啊,这些人的服饰格外的眼熟。等他仔细的看清楚了,立时身子发软,两腿发颤,竟然是直属于乡帅的近卫军冲进来抓的人,天呐!

本文网址:http://www.9527xsw.com/xs/4/4220/52188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9527xs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