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遇刺

推荐阅读:凌天战尊我在东瀛画漫画太古剑尊二次元的浪客美女赢家帝国霸主小明星演义剑与魔法与出租车重生白蛇传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公主失踪,那是她的命,谁也改变不了。当着齐妃的面,这些话他说不出口。“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还以为你为了我可以不顾一切,看来是我高估自己在你心里的地位。时候不早了,连皇叔还是早些回去歇息,我就不奉陪了。”说着齐妃就起身准备进去里屋。

    被连皇叔喊住:“你当真要我杀了皇帝,你确定不会后悔?”她的心里对皇帝当真没有半点儿私情,大公主失踪并不是皇帝所愿,事后他做了许多弥补,奈何齐妃执意不肯原谅他,才被打入冷宫三十年。他至今都记得,皇帝听说在冷宫的齐妃有身孕时的激动兴奋,还特意跑到他的王府告知他,拉着他喝了一宿的酒。

    连皇叔什么都没说,陪着皇帝喝酒。“我说出的话,不会后悔,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对了,你说找到我女儿,她人呢,现在何处?”话锋一转,齐妃提到了失踪多年的女儿,连皇叔跟她有过约定。连皇叔一五一十的告诉齐妃,大公主被带出北齐国的皇宫后,辗转到了北齐国,被田氏的爹娘收养,嫁给了护国公为妻。

    晏云暖也不知道为何她越来越像过世的田氏,周明雪之所以认定晏云暖就是连皇叔要找的大公主的后人。就是凭连皇叔给她,齐妃年轻时的画像,还有晏云暖手中的玉佩。

    连皇叔低着头:“我确实尽力,没有找些找到大公主,不过她的女儿在我府上,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见见?”她们祖孙俩早就见过,用不着他献殷勤的安排。“嗯,既然她平安无事就好,你还是把她放了,我就不见她了。”好不容易找到晏云暖,连皇叔费劲心血,却被齐妃简单的就打发,不行。

    还想继续说什么,被齐妃打断:“时辰不早了,我要歇息了。”赤裸裸的赶着他离开,“那你曾经答应的事,会反悔吗?”连皇叔小心翼翼的望着齐妃,没有直接说出,满心期待等着她的回答。齐妃眼中闪过一丝黯淡,随后转过身,不去面对他,让他自己去想。

    连皇叔要想她答应,那就杀了皇帝,了却齐妃的最后一桩心事。回到王府的连皇叔没有休息,而是去了书房,看着先皇赐给他的尚方宝剑和免死金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当年先皇临终前托孤的情景,皇帝初登帝位,希望连皇叔能辅助他,稳定朝政。在此之前先皇曾经试探过他,想要把皇位传给他,着实让他吃惊。

    先不说他的身份,虽说是皇叔,可生母只是一名宫女,身份卑微。比不上先皇的母妃是受宠的贵妃,难得先皇看的起,对他很疼爱。他怎么能对皇帝下手,就算他抢走他最爱的女人齐妃。另外一方面,他在犹豫,先皇早就不在,皇帝得到齐妃,却不珍惜他。

    与其这样,他还不如带着齐妃离开冷宫,去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岂不是更好。就是齐妃非要他杀了皇帝才肯离开,连皇叔在书房坐了一夜。皇帝派太监传旨让大皇子入宫,没想到他府上的人说大皇子已经一天一夜没回府。得到消息的皇帝连忙下令让侍卫在全城寻找大皇子,在天子脚下,大皇子怎会不见,会不会跟连皇叔有关?

    好像自从他把齐妃打入冷宫,他就不曾入宫,回想之前他们叔侄俩关系亲密,睡在一个榻上。何时变得疏远了,皇帝闭上眼,右手按摩着太阳穴。一想起这些事,脑仁就疼的厉害。周明雪没想到连皇叔要她让了晏云暖,“主人,您不知道的晏云暖很狡猾,不能放了她。”

    她千辛万苦到东周国,就是为了找晏云暖。费劲千辛万苦找到,连皇叔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要放了晏云暖,她的苦心都白费了。“你好大的胆子,连本王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活腻了?”连皇叔板着脸紧盯周明雪,吓得她连忙跪下:“主人饶命,主人饶命,奴婢知错,还请主人降罪。”

    “下不为例,下去按本王的吩咐去办,对了,另外告诉她几句话。”连皇叔对着周明雪吩咐,等到周明雪见到晏云暖时,按照连皇叔的指示,晏云暖知晓她的身份。“不可能,你没有开玩笑吧!我住在东林县,不可能是大公主的女儿。”晏云暖还不承认。

    “你手中的玉佩从何而来,还有你为何跟护国公夫人田氏长得如此相似,不要以为没人知晓。你并不是晏云暖,你是姚明悦。”周明雪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盯晏云暖,她怎么会知晓?这件事不会有其他人知晓,为何周明雪会知晓,她到底还知道多少关于她的秘密。

    “你恐怕不知道,我查到大公主身份之时,曾经去护国公府。见到姚明悦,她告诉我,她是东林县的晏云暖,不知为何一觉醒来会变成护国公府的嫡长女姚明悦。我还有些怀疑,并不相信她的话,可没几日她就死了。我就派人去东林县调查,你以为晏东南为何会被调入京城?”

    一切难道都是周明雪的安排,晏东南在梁城为官多年,怎么一道令下就让他进京为官。这样就解释的通,晏云暖抬起头看着周明雪:“你不就是想让我来北齐国,何必大费周章一番,直接带我来就行了。”周明雪伸出手摇摇头,“晏云暖,你想的太简单了,我要是直接带你来,就没那么有趣。”

    说完得意的笑着,真是可恶,晏云暖恨不得能上前去抽她发泄。“不过现在,你可以走了。”这就要让晏云暖离开,恐怕没那么简答。在冷宫见齐妃的时候,她已经知晓身份,这一次之所以跟周明雪兜圈子,一是想探探她的底,第二想从她口中打探出莫林梓的下落。

    她背后的主人让晏云暖很好奇,周明雪走过去给晏云暖松绑,耸耸肩:“晏云暖,恭喜你,你可以走了。”就这样正大光明的离开,难道周明雪不担心她会报复她吗?“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晏云暖突然转身面向周明雪,“说来听听。”

    双手背后的周明雪上下打量晏云暖,她提起莫林梓,周明雪微微一笑:“你恐怕问错人了,我怎么会知晓你夫君的下落。你还是自己去找,不过相信你外祖母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再把她往齐妃身边推,此刻她不敢断定,莫林梓失踪跟周明雪背后的主人有没有关系?

    就这样晏云暖从连皇叔的王府离开,临走前回头看了看。等她回到客栈时,叶青带着平阳侯正好赶到,再次见面,晏云暖已经嫁为人妇。平阳侯多想抱着她入怀,好好的疼爱她一番。“好久不见,妾身见过平阳侯。”晏云暖俯身请安,平阳侯伸出手准备搀扶她起身,但最后收回,想到她如今的身份,不是云英未嫁的姑娘,而是莫林梓的夫人。

    叶青激动的抱着晏云暖:“二少夫人,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随后松开她,意识到平阳侯还在,讪讪的笑着低头。平阳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晏云暖的身上,“当初是我母亲把我打昏带离京城,要不然的话,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莫林梓。”

    平阳侯的肠子都悔青了,但是那是他的生母孟氏。夹在孟氏和晏云暖之间,他也不好过。晏云暖摇摇头:“侯爷,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她不是个恋旧的人,没有缘分就没有缘分。别再提,说的轻巧,平阳侯做不到。“暖儿,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顾念旧情,当初是我不好,你放心,母亲那边我会去说服她。”

    平阳侯紧紧的握住晏云暖的手,他的行为让晏云暖厌恶:“侯爷,还请您松手,我已经是有夫之妇,请自重。”平阳侯别以为在屋里,她就不好喊人,田文他们都在门外候着。“暖儿,别这样拒绝我,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嫁给莫林梓只是为了气我。暖儿,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暖儿。”

    平阳侯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之前不知用尽多少力气才能克制不来见晏云暖。这一次听说晏云暖被周明雪带走,他心急如焚,才体会到对晏云暖的喜欢越来越深,从未消灭。孟氏还不知晓晏云暖来北齐国,否则又要闹腾。想到这里,平阳侯有些头疼,不过看着晏云暖,他什么都能忍受。

    “田文,进来。”晏云暖就不相信平阳侯好意思被田文他们看到,果然不出她所料。平阳侯快速的松开她的手,正襟危坐,哼,装什么正人君子。“我累了,替我送送平阳侯。”说完晏云暖转身进去里屋,平阳侯双手握拳,好样的,当着仆人的面赶他走。

    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再来,到那时,他还不信邪,晏云暖会不给自己留面子。“准备一下,我们晚上入宫。”等田文回来,晏云暖吩咐他们几人,晚上护送她入宫。难道还是去见二公主,不是没有结果,平阳侯已经答应帮忙寻找莫林梓,这句话叶青只敢放在心上。

    今日见到平阳侯,晏云暖很平静,足以说明一切。侍卫们都没找到大皇子,于是皇帝便下令全城搜索,同时还去冷宫找了齐妃,告知她这个消息。齐妃异常平静,皇帝不由的站起身:“齐妃,他就算不是朕的亲骨肉,总还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你怎么能不闻不问呢?”

    齐妃冷笑道:“不是妾身不闻不问,而是他不值得妾身关心,皇帝要没其他的事,就回去吧!”大皇子做的事让齐妃觉得恶心,皇帝对他疏于管教,专心国事,难道这样也有错?“好,齐妃,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么朕就下令让寻找他的侍卫都回来,朕可没那么闲。”

    皇帝在试探齐妃,倔强的她依旧没为大皇子求情。皇帝真是骑虎难下,恼火的准备离开。被齐妃开口喊着,本以为会跟大皇子有关,却不曾想她提到了大公主。皇帝愧疚道:“朕知道对不住她,已经在全力寻找她,你还想让怎么样?”“不用找了,她已经死了。”齐妃这话一说出口,皇帝立马诧异道:“你说什么,她死了,怎么可能?”

    齐妃冷哼:“这有什么不可能,出了北齐国的皇宫,她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大公主,而是平民百姓。”齐妃身在冷宫从何得到消息,皇帝追问她。听齐妃口中吐出连皇叔三个字,皇帝微微愣住,连皇叔在王府深居简出,对大公主的事上心,就是牵挂齐妃。

    当年他何尝不知道连皇叔对齐妃的感情,只是他对齐妃早已情根深种,不会把心爱的女子拱手让人。就算齐妃不愿入宫,他还要强求。他担心万一齐妃不入宫,就会给连皇叔机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投入其他男子的怀抱。这个人还是他最要好的亲叔叔,绝对不行。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大皇子就是他们的孽种。

    大皇子失踪不见,他怀疑是连皇叔下的手。他不敢确定连皇叔是否知道大皇子的身世,若不知道的话,皇帝完全有理由怀疑他。要是知道大皇子是他的亲骨肉,连皇叔断然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来。就算大皇子不是他的亲骨肉,好歹还是他的堂弟,况且这些年他们之间不是没有父子感情。

    齐妃都不闻不问,他还能说什么。“你们真是好!”皇帝越想越气愤,他们还背着他有联系。胸口一痛,吐出一大口鲜血,齐妃平静的看了一眼,并没说关心的话。她的行为伤透皇帝的心,这样狠心的女人他为何还要对她痴恋,就别怪他不客气。当晚皇帝就去了二公主的寝宫,对她百般疼爱。

    一番云雨过后,皇帝在二公主耳边低语,不会放过大皇子,让她安心。二公主大喜:“妾身多谢皇帝。”晏云暖还没入宫,就听说有人在宫里行刺皇帝,“皇帝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晏云暖急忙追问叶青,要是换做往日,她必定不会如此关心。眼下知道齐妃是她外祖母,那么皇帝就是外祖父,晏云暖不得不关心,这是人的本能。

    叶青点点头:“二少夫人,皇帝受了很重的伤,当场就吐了好几口鲜血。御林军赶到时,他已经昏过去。不过你别担心,听说二公主早就赶过去,还请了御医,相信应该不会有事。”<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本文网址:http://www.9527xsw.com/xs/5/5925/38152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9527xs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